<cite id="fvdbb"><span id="fvdbb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fvdbb"><th id="fvdbb"></th></cite>
<ins id="fvdbb"><noframes id="fvdbb"><del id="fvdbb"></del>
<i id="fvdbb"><noframes id="fvdbb"><i id="fvdbb"></i><del id="fvdbb"><noframes id="fvdbb"><ins id="fvdbb"><noframes id="fvdbb"><cite id="fvdbb"></cite><del id="fvdbb"><noframes id="fvdbb"><del id="fvdbb"></del>
<ins id="fvdbb"><noframes id="fvdbb"><ins id="fvdbb"></ins>
<cite id="fvdbb"><span id="fvdbb"></span></cite>

【脫貧攻堅在行動】甘南合作:用牦牛和草場入股 合作社讓牧民搖身變股東(圖)

作者:采集俠 發布時間:2019-08-17 10:21:01 點擊數:185

脫貧攻堅在行動——網絡媒體甘肅民族地區行

  本網記者 李紅軍 文/圖

  夏日雨后的甘南草原,草木青青,牛肥馬壯,空氣格外清新,牧民趕著成群的牛羊,從遠處緩緩走來,猶如一幅精美絕倫的水墨丹青。

【脫貧攻堅在行動】甘南合作:用牦牛和草場入股 合作社讓牧民搖身變股東(圖)

合作市那吾鎮多河行政村更知地自然村草場上的牛羊

  今年63歲的的德合拉,家住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那吾鎮多河行政村更知地自然村。年輕時,為了一家人的生計,德合拉遠赴拉薩做紡織品生意,自己常年在外,導致家里缺少勞動力,德合拉的三個兒子不得不早早地輟學放牧。

  沒有讓孩子們接受更多的教育,成了德合拉心里最大的遺憾。“兒子沒有沒有文化,孫子不能再赴后塵,一定讓他們去上學,多學習文化知識,改變牧區的落后面貌。”德合拉堅定的說,過去“全家”放牧的模式一定要改變。

  2012年,在德合拉的倡議下,更知地自然村成立了多河爾興盛奶牛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,德合拉任合作社理事長,全村18戶村民全部入社,其中包括6戶貧困家庭。

【脫貧攻堅在行動】甘南合作:用牦牛和草場入股 合作社讓牧民搖身變股東(圖)

德合拉向記者介紹合作社的有關情況

  “村民們入股的資本是每戶15頭牛、1000畝草場、3萬元現金,外加一個勞動力。”德合拉告訴記者,合作社采取“企業+合作社+村集體+貧困戶”模式,打破了牧區以家庭為單位的經營模式,將全村的牛羊集中起來,統一管理、統一放牧、統一飼養、統一擠奶、統一銷售。這樣,村民家里剩余的勞動力就被解放了出來,可以外出打工增加收入。

  44歲的切得曾是更知地自然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,現在是多河爾興盛奶牛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的保管員,也是股東之一。

【脫貧攻堅在行動】甘南合作:用牦牛和草場入股 合作社讓牧民搖身變股東(圖)

切得正在檢查存放鮮奶的冷庫門鎖

  “加入合作社之前,不管家里有幾頭牛,從放牧、擠奶到出售鮮奶,幾乎是全家出動,所有人都要圍著牛轉,一年到頭收入不到2萬元。現在不一樣了,加入合作社之后,平時只有我一個人在合作社‘上班’,老婆除了兩個月輪換一次做擠奶工之外,其余時間可以去合作市打工掙錢。”切得告訴記者,去年合作社分紅3.5萬元,再加上老婆、兒子打工的收入,全家有六、七萬元的收入。

  如今,切得的大兒子在內蒙古打工,一個月能掙4500元左右,小兒子正在蘭州上學,明年就畢業了。記者采訪的過程中,切得的大兒子給父親打來視頻電話。切得在電話中高興地對兒子說:“今天有很多記者來采訪我,我覺得非常高興,現在家里的日子過得越來越好了,你在外面打工要照顧好自己。”

【脫貧攻堅在行動】甘南合作:用牦牛和草場入股 合作社讓牧民搖身變股東(圖)

切得與兒子視頻通話

  就在記者采訪時,更知地自然村很多農牧民表示,合作社的模式非常適合農牧民的實際情況,農牧民們都很支持。據了解,2017年,更知地自然村實現了全村整體脫貧。

  德合拉告訴記者,合作社目前共有奶牛270頭,日產鮮奶1300斤,與燎原乳業公司簽訂了常態化協議,每斤鮮奶銷售價3.5元,日產值4550元,按產奶期120天計算,年產奶量達15.6萬斤,產值達54.6萬元。在扶貧、農牧、幫扶單位的扶持下,鮮奶銷售市場擴展到了西藏、青海等地。2017年底,合作社收入分紅每戶3萬多元,讓農牧民得到了真正的實惠。

【脫貧攻堅在行動】甘南合作:用牦牛和草場入股 合作社讓牧民搖身變股東(圖)

多河爾興盛奶牛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的部分文件

  那吾鎮多河村行政村包村負責人才讓本告訴記者,合作社的模式改變了過去“單打獨斗”的經營方式和理念,推動城鄉資源要素有效整合,盤活農村資源資產資金,形成了農牧民增收的長效機制,帶動農牧村、農牧民走出了一條致富路。

2019开奖全部结果